丁道师:新时期网络谣言造于“智者” 止与法治和制度

12人浏览 / 0人评论

“我们的工作是制造丑闻、八卦、人身攻击”,前不久看了一部英国讽刺喜剧《魔法老师》,当媒体高管对充满新闻理想的女编辑说出这段话时,在为英国电影敢于把行业潜规则赤裸裸播报喝彩的同时,也忍不住为审查部门捏了一把汗。

 

同时不禁反思:这样一部英国喜剧,讽刺的何尝不是中国的一些媒体现状!在中国伴随着新媒体时代的到来,不少“卓有成就”的媒体在给新编辑培训的时候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放弃你们的新闻理想,吸引读者眼球是我们的首要工作”,同时制定了以阅读量、粉丝量等为主的数据KPI考核标准。

由此联想到了近期颇受业界关注的“复星郭广昌频频失联”的系列谣言,进入7月份“郭广昌失联”有了新的进展,7月5日,同花顺使用网络爬虫软件,从“和讯债券”网站自动抓取了一条2015年12月发布的关于复星集团董事长郭广昌失联的陈旧信息。该网站工作人员在文章录入审核中未发现信息来源日陈旧、时间不匹配等问题,将早已过期的文章作为即时新闻在同花顺财经网站债券栏目同步发布,导致与当下现实情况明显不符的信息迅速传播,严重误导市场投资者,扰乱了证券市场秩序,造成了恶劣影响。

这条由“误会”产生的谣言,造成了非常广泛的社会影响,复星创始人郭广昌也不得不出面,通过内部信的方式“公开发言”表示让造谣者付出更多代价、让我们的营商环境更好,一定不是某一个政府部门、企业或个人的任务,这需要所有经济参与者的共同努力。今天可能是别人受到谣言中伤,但明天可能就是我们自己。

由郭广昌的遭遇,我最近和朋友也多有探讨,我也提了我的一些看法和观点,以下就是!

新时期网络谣言造于“智者”

早期的网络谣言大多是造谣者出于无意或者无脑,制造、传播的诸如“常喝可乐会杀精”、“微波炉用多了容易致癌”等谣言,这些谣言在今天可能连跳广场舞的大妈都无法骗到。所以,在前一个阶段“谣言止于智者”的说法被广泛认可,大家都认为没根据的传言会被聪明人止息。

然而在今天,随着新媒体和移动互联网的爆炸,网络谣言出现了新的变种。新时期低级谣言早已经没有市场,而更高明的网络谣言造于“智者”,这批“智者”包括媒体人、企业家、投资人,他们能够掌控更多的社会资源和舆论高地,更善于通过真假掺杂的信息来“蛊惑人心”。比如在近期郭广昌被造谣案中,传播谣言的主体同花顺平台,是中国最大的炒股软件之一,也就是行业的“智者”;在比如百度近期关闭网盘以及腾讯关闭所有个人微信公号的谣言,也都是通过精英媒体人的制造和传播之后,才让更多的人转发,这批媒体人也都是“智者”。

很遗憾,郭广昌在发文中特别提到的“谣言止于智者”的说法,也透露出复星面对谣言的处理态度,还停留在早期阶段。对于复星这样的企业,如果不能采用强有力的反制措施,后续将会有更多的谣言汹涌而来。

完善法治是震慑谣言祸害的基石

新时期的网络谣言造于智者,导致我们很多媒体或有意或无意的成为了“既是辟谣者也是造谣者”,这就给我们辟谣工作带来很大的难题。那解决谣言顽疾的基石手段是什么,无非两个字:法治!《荀子大略》中所提到的“流丸止于瓯臾,流言止于智者”,在今天看来只是一种美好的愿望,无数的事实都证明了法治体系的完善和执行才是从跟不上解决网络谣言的办法。

这几年中央网信办成立以来,出台了一系列的互联网类法规(这点我之前文章多次解读, 

这里不再叙述),并且联合公安部、证监会、国家食药监总局等等各自领域的关联部门,展开了一系列的打击网络谣言和违法信息的行动。谣言虽然还存在,但我们每一个网民应该感受道,自从2016和2017年以来,网络谣言相比过去几年,已经大幅度的减少。网络谣言的减少,这何尝不是是司法进步推动社会文明和进步的一种体现。

平衡的制度是淹没谣言生存土壤

法律虽然是治理谣言的基石,但法律更多的起到的还是震慑和惩罚的作用,在法律这个基石之外,我们还需要从根本制度层面,来冲击掉谣言制造和传播的土壤。我们需要考虑一个问题,在今天造谣和传谣都有可能被告被罚的当下, 

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前赴后继的造谣传谣?

周星驰有部电影《武状元苏乞儿》,在剧中丐帮帮主苏乞儿拯救了皇帝的性命,皇帝很感激,但表示“苏乞儿,就算你救了朕,但你丐帮有几千万弟子,丐帮不解散,让朕的江山怎么安稳” 

苏乞儿回答:皇上,如果你把国家治理好了,国泰民安了,老百姓都有饭吃了,鬼才愿意当乞丐啊!

同样,在今天智者媒体造谣的当下,如果我们中断了造谣的土壤,完善媒体机制,鬼才愿意提心吊胆的造谣啊!在今天的中国媒体人,其实主要分两种,一种是有证的,一种是没证的,按照规定有证的媒体人才能制造新闻,但现实状况是我们在网上看到的信息,90%以上都是没证的人生产出来的。当下,破除媒体造谣的根本方式就是重塑制度,让有证的媒体人和无证的媒体人都能享受到公平的对待(也就是去证化),同时把遮遮掩掩的“媒体市场化”干脆放开,让媒体不再只是监督者,而是和产业的发展融合起来,享受到产业发展的红利。

或许有人说会说让媒体和利益挂钩,这不反而加剧了造谣获利的动力嘛? 

其实在我看来,恰恰相反,让媒体破除造谣到来的利益,就应该让他们拥抱全新的利益,而且依托市场的自我淘汰和政府的监管,这种风险是可控的。同时,那些真正要想获得更大利益的媒体,反而更珍惜自己的品牌和信誉从而不敢以身试法、通过造谣或者传播其他虚假信息来获利。我们撇开国字号的官方媒体不谈,就看中国主流的新媒体,在新榜、清博指数等榜单上,那些影响力和收入排名最高的新媒体账号,动辄年收入几千万,没有一个是通过造谣、标题党起来的。简单来说,我们的社会要大大方方的让那些有内容生产和传播价值的媒体,赚到钱,谣言类媒体的生存环境自然恶化。

写在最后:另外,辟谣还要把大众平台的价值发挥出来,现在微信成为中国最大的公众平台,微信官方也特别设立了辟谣的“部门”谣言过滤器。目前在微信辟谣中心,已经辟谣的文章有接近60万篇,每天用户被科普的次数都在百万以上。2016年以来,微信已删除公众帐号谣言文章8.5万篇,并处罚7000多个严重违规的传播谣言的公众帐号,朋友圈处理谣言的总链接数超过120万条。这,也是一种进步,微信参与进来了,百度和支付宝还远吗?

PS:本文作者丁道师,关于本文所述观点,欢迎来信探讨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