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成败关键词在“借势”,不进则退

0人浏览 / 0人评论

东哥笔记042

文| 李成东

来源| 东哥笔记

4月2日离京返桂扫墓两天,然后开启了半个月的出差。从桂林出发,经广州、深圳、杭州、上海和南京,最后20号返京,每个地方呆三四天,每天见三四家公司。

不算投资机构,陆陆续续见了辛巴达、神棍局、幸福西饼、找靓机、行云全球汇、云集、微拍堂、蘑菇小象、珀莱雅、娜拉美妆、极兔、爱回收、哈啰、盒马鲜生、微盟、得物/毒app、SHEIN等四五十家公司的创始人/操盘手。

[十三.东哥饭局-第24期上海站]

聊了很多干货,有很多重要细节洞察,遗憾不能逐一分享,但有一个很重要的结论可以和大家同步,希望对大家企业经营有所帮助。

2020年和历史以往有什么不一样?

发财的发财,破财的破财,两极分化。而造成这种成败差异的根本原因在于能否“借势”,能者上不能者下。

 

如果不好理解,我举个例子。这就好比帆船比赛,无风无浪,大家拼的就是手劲了。好也不会好到哪里去,差的也不会很差。而疫情就好比是逆风,逆风而行并非不能前进,会借势的还是能前进,而不会借势的就会被逆风推着倒退了。

疫情从大的逻辑来说,对整体经济消费都是影响不利的,但也不完全是。所以每个行业的每个企业,要根据自身的情况制定自己经营计划,而不是一味的裁员收缩。

2020年有三大势能

一个是疫情的势能,天灾迫使客户/用户行为发生改变,比如在线教育,在线办公十倍百倍量级加速成长。一个是国家的势能,国家要抗疫救灾拯救经济,不同行业受益情况显然不一样。今年各地政府或可能通过在线各大平台发放数千亿消费券。一个是行业的势能,当然不同行业不一样,今年电商的一大变数在于直播。

能借一个势能的,基本能够打败同行。如果能够借两个势能的,翻倍问题不大。如果能够借三个势能的,翻几倍也不是问题。

七国争霸,平台混战

一年半前,我曾经在“东哥电商投资群”做过一个投票,谁有可能成为下一个千亿级电商平台。抖音和快手电商将很快变成现实。电商的第四股势力上台了。

2019年万亿级电商平台:阿里巴巴(淘宝天猫)6.5万亿,京东 2.08万亿,拼多多1.06万亿。

2019年千亿级平台:苏宁易购2387亿,唯品会1482亿,快手电商1000亿(不闭环)

从2020年开始快手直播电商开始转向自身平台的闭环,也就是把自己搭建一个电商生态闭环作为自己的商业化的主攻方向。今年快手电商的目标是2000-2500亿,目前每天的交易额水平5亿,是有很大概率完成目标的。抖音已经花了8000万请罗永浩独家搞起了直播电商,虽然罗永浩扛不起千亿大旗,但已经是很明显的一个信号,要自己单干了,而不只是给淘宝导流量。

 

但这依然还不能足以说明市场的一个变化,就是微信生态也是一个万亿级的大平台。只是因为去中心化,很少人把微信电商作为一个整体来考虑。在上海的时候,和一位投资某四线城市的线下连锁零售项目朋友交流,100万人口的城市,他们此前通过微信小程序发展了80多万会员,疫情期间通过微信直播时在线观看人数多达十几万,因为都是品牌商直供,给予的价格空前优惠,业绩一片大好。对于线下零售商来说,本地的会员私域流量的直播,显然比去快手直播投入更少产出更大。

所以到2020年结束,万亿级的电商平台是四家,阿里、京东、拼多多和微信生态。而千亿级的四家电商平台则包括苏宁易购、唯品会、快手和抖音直播电商。

作为定期咨询专家,我在两年前给一个帝国对冲基金说过中国电商的一个明显趋势就是,从增量到存量的竞争。有人涨,就必然有人减,此消彼长。所以抖音和快手电商的崛起,就必然有倒霉的,据我所知淘宝直播是同比下滑的。

对于品牌商来说,不能在这种市场变化中,把握节奏,就只能走下坡路了。更多的电商平台崛起,对品牌绝对是好事,阿里可以针对京东和拼多多搞二选一,很难对六七个平台都搞二选一,所谓“双拳难敌四手”。

什么样的生意是好生意?“只要垄断的生意都是好生意”。阿里还没有搞定拼多多,抖音和快手就来了,阿里垄断的日子到头了。随着拼多多入股国美扩张品类,大搞百亿补贴,京东的家电数码日子接下来也未必好过。

今年的电商情况,要比大家认为的要有意思的多。两年前拼多多是一条鲶鱼搅动了电商市场,而2020年开始由于外部环境快速变化。微信抖音和快手加码电商业务,整个电商格局正在发生快速变化。

这种不确定性中,意味着巨大的风险,也意味着巨大的机会。

2020年关键在于能否“借势”,光靠守是守不住的!

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