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永浩的这场直播翻车,本可避免

8人浏览 / 0人评论

有一种情感叫“早知当初”,有一种直播掉坑叫“长点心吧,提前对供应商了解下就好了”。

日前,刚刚被打假达人王海公开质疑的罗永浩直播间,再遇翻车事故。2020年12月15日,罗永浩通过其个人微信公众号发布公告,承认在1月28日所售“皮尔卡丹”羊毛衫存在假货,将给消费者三倍赔付,同时将向公安机关报案。

 

罗永浩公告中称,该羊毛衫的供货,来自渠道贸易商成都淘立播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供货方包括上海囿寻科技有限公司和桐乡市腾运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涉嫌伪造文书、涉嫌伪造假冒伪劣商品、涉嫌蓄意欺诈。

消息一出,业界哗然。众所周知,罗永浩在直播间中经常强调“大公司,大品牌,大合作伙伴,大供应商”等元素,进而增强消费者对产品的信任度。有网友评论说,罗永浩在公告中提到的上海囿寻科技有限公司和桐乡市腾运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只要通过费点心,通过公开渠道进行查询,就可以知道企业的基本情况:根本不是大公司,也不是大型大渠道供应商。

据天眼查显示,桐乡市腾运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是一家注册资本仅300万(实缴4.5万)的小型公司,而上海囿寻科技有限公司也是一家小公司,其法人代表熊根平旗下的多家公司被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录。

 

这样的企业,堂而皇之的成为罗永浩直播间的供货商,本来就有极大的风险,也反映了罗永浩团队在审核合作伙伴层面的工作不严谨。至于罗永浩提及的这两家公司“涉嫌伪造文书、涉嫌伪造假冒伪劣商品、涉嫌蓄意欺诈”等问题,则又一次给罗永浩直播间敲响了警钟,以后要擦亮眼睛,找真正的优质的大型伙伴合作,同时要看清企业各种工商税务信息,提前预知法务风险,减少翻车的风险。

企业经营风险隐患多,天眼查成行业防风险“经营标配”

临近年关,针对企业维权的事情多了起来。大家可能也感觉到了,经常有朋友在微信群等渠道痛斥“亲们,谁了解某某公司,最近我们在一次合作中被坑了”。

长期下去,企业家朋友们为了规避经营过程中遇到的诸多风险,在找寻合作伙伴时,会人为的设置一个极高的信任门槛。比如通过百度搜索引擎,翻阅相关企业过往历史的各种新闻和信息,搜索到混杂无用的信息。比如通过口口打听,低效的收到各种认知不一的评论。

近期备受关注的罗永浩直播翻车事故,其实罗永浩本身也是受害者,出问题的是合作伙伴,也就是不靠谱的供应商。如果能提前了解这些公司的基本信息,并且通过天眼查提供的脑图,发现那些不为人知的隐藏有隐患的蛛丝马迹,那么将对避免这种直播翻车事故,会起到极大的预防作用。

再比如前不久因为燕窝事件被推出风口浪尖的辛巴,其合作伙伴“茗挚旗舰店“运营主体为广州融昱贸易有限公司,天眼查显示这是一家集群注册的公司,股东和高管曾经连续多次变更,燕窝事件爆发后,这家公司前法人林小芳已退出公司。

 

网友比尔·帕克斯顿评论“一年内股东居然换了好几次,没鬼谁信”。我们在想,如果辛巴团队,也有这位网友的觉悟,哪里有后来的悲催。

还有之前频频暴雷的P2P网贷,不仅仅坑了企业,还坑消费者,这个行业遇到的问题比直播带货更为严重。如果能提前通过天眼查查相关的企业,那么关于平台经营风险以及各方对企业的讨论,都能帮助我们更好的认清一家企业,减少盲目投资。比如曾经位列行业前十的玖富,天眼查上显示该企业有股权质押、司法诉讼、行政处罚、经营异常等等诸多高风险隐患,同时也客观呈现了多家媒体对该平台的报道分析,这些信息可以帮助我们一目了然的提前预知企业各类经营状况和风险隐患,进而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风险。

如果罗永浩和辛巴,以及广大的投资人,一开始就能通过这种平台洞察企业经营情况,也不至于犯了一些低级的错误,悔不当初。在我看来,天眼查应该成为企业经营的标配能力,为企业和个人、机构打造一体化的从洞察风险到预警风险的全方位方案。

企业的一面“镜子”,倒逼行业健康发展

有朋友和我讨论了一个话题“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企业用天眼查?” 问我怎么看待这个现象。

我说这是好事,这说明天眼查发挥的价值越来越大。这是何解?逻辑很简单,越来越多的用户通过天眼查查企业,甚至这次罗永浩直播带货翻车后,包括《上游新闻》在内的媒体也第一时间通过天眼查了解相关涉事企业的情况。

我经常和朋友们说,天眼查就是企业界的一面“镜子。镜子外面是什么样子,里面也是什么样子。而且天眼查的诸多功能,比如“股权穿透”,可以帮助我们的企业更好的看清一些合作伙伴。

还是以罗永浩直播间翻车事故为例,近期事件继续发酵,又出现最新动态进展。《IT时报》根据天眼查平台的“股权穿透”能力,查出罗永浩直播间的合作伙伴淘立播是杭州宝贝仓数字技术有限公司100%控股的子公司,而杭州宝贝仓则是成都果小美网络科技有限公司51%控股的子公司,而成都果小美是阿里前高管阎利珉创办的企业。

据媒体的报道显示,阎利珉曾任淘宝聚划算总经理,被马云免职后不久,他因涉嫌非受贿罪被刑拘。入狱5年,重出江湖后,拉了阿里和美团的几位前高管一起做了果小美无人货架。2018年,果小美无人货架被曝出融资困难、裁员、团队解散等消息,此时也正值拼多多的逆袭期,以致于有人抛出观点,认为阎利珉离开后,淘宝聚划算才渐渐被拼多多反超。

由此引出了此前宝贝仓和果小美存在的诸多问题和风险,进而发表了《罗永浩售假调查:代理商授权书是PS的,中间商是阿里前高管》的报道文章,引发了业界极大的关注。

 

这条报道进一步给业界提了一个醒:如果一家企业表面看不出问题,记得耐心穿透几个环节,查询周边企业和周边人员风险,以避免类似罗永浩直播间这种掉坑,进而减少不必要的损失。

然而直到今天,罗永浩直播间并没有将阎利珉担任法人代表的成都淘立播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列为被告对象,而是与这家公司一起联手起诉另外那两家供货公司。这种让间接合作伙伴背锅,直接合作伙伴甩锅的行为也引发了质疑。

相信随着各大媒体的报道和吃瓜群众的广泛关注,这起事件中提到的诸多企业,以后也会不断改进,以更可信的姿态对外合作。

天眼查这样的平台出现,也起到了倒逼企业生态健康发展的作用。因为天眼查在一定程度上补充了公检法、工商、税务部门的工作,延伸了这些机构和部门的监督职能,可以通过信息的公开呈现,并且引入媒体报道,来督导企业合法经营。

这对于我们的经济建设和经济社会秩序的维护,不是好事吗?

开放价值服务社会,互联网平台能做的还有很多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样一种感觉,这两年我们的主流互联网平台,都在不断的跳出固有的业务体系,不断的开发其平台能力和业务势能,服务更普惠、更大众的消费市场,为我们的社会贡献更大的价值。

比如我之前在下沉市场走访时提到的,京东的新通路和苏宁的零售云门店在越来越多的村镇落地,得以让农村消费者及时的享受到城市消费者才拥有的商品和服务;拼多多、快手的助农惠农政策,给农特产品提供了上行的通道,助力贫困地区的乡亲们脱贫致富;美团和滴滴提供了几百万灵活就业岗位,优化了社会资源运力......

对于天眼查这种平台来说,更是如此。由于其平台拥有海量的企业数据和关联数据。那么就可以基于这些数据,为政策的落地以及为系统性金融风险的防患,提供一些价值。

天眼查副总裁孙健前不久在演讲时,就提到大数据对企业实时监测,可发挥金融预警的相关价值。比如天眼查协助银行对企业特别是中小微企业进行数据挖掘分析,帮助银行做好贷前评审、贷中管理和贷后监控,这样可有效降低金融机构的不良贷款发生率。

回到最近引发全民关注的直播带货乱象问题。不久前,市场监管总局发布《关于加强网络直播营销活动监管的指导意见》,要求规范“直播带货”等网络经营活动秩序。针对网络直播营销中售卖假冒伪劣产品等问题,依据《产品质量法》,重点查处在产品中掺杂掺假、以假充真、以次充好、以不合格产品冒充合格产品、伪造产品的产地和伪造或冒用他人厂名厂址等违法行为。

在这种政策落地的过程中,天眼查这种平台的价值在于不仅可以可视化呈现复杂的商业关系,一目了然的查询相关企业的信息数据和运营状况,还可以深度挖掘和分析相关周边风险,实现了风险从预警到洞察的全方位把控。这对于我们有关部门对政策的制定落地和开展系列活动,都可以提供积极的助力。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