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永浩的《真还传》,又有新传

9人浏览 / 0人评论

罗永浩最近有两条新闻,引发广泛关注:

一条是尚纬股份公告称终止以5.89亿收购星空野望(老罗直播电商业务运营主体)40.27%股权事项。理由是相关监管部门近期发布了直播行业系列规定,可能对行业带来较大影响。

“行业冥灯”的帽子真是摘不掉了啊……

 

如果该收购能按原计划达成,意味着成立不到8个月的星空野望估值将达到14.63亿。而据财报数据,截至9月30日星空野望的净资产仅为5192.48万元,收购溢价高达28倍,妥妥的造富神话。

更重要的是,原本老罗有望通过这笔收购打个漂亮翻身仗。不仅还清债务,还能曲线上市,让他的《真还传》有一个编剧都不敢这么编的神剧本。

今年9月,老罗曾在某脱口秀节目中透露,自己欠的6个亿,已经还了快4亿,剩下的差不多一年能还完。为了表白自己的磊落心态,老罗还玩梗说他计划在还完之后拍部纪录片,名字他都想好了,就叫《真还传》。

 

老罗讲故事的能力确实是一流的。

这番励志发言迅速传遍全网,激起媒体和网友各种算账,直播带货到底有多赚钱,让老罗半年能赚4个亿?

实际上,为了让故事听起来足够精彩刺激,老罗一是模糊了时间。

去年11月,老罗在《一个“老赖”CEO的自白》中就说过,自己欠债6个多亿,当时已经偿还近3亿。

二是模糊了资金来源。

偿还的4个亿中,有1.8亿来自卖掉手机团队和相关知识产权。剩下的除了来自直播带货的收益,还有另一个项目的收益。这么算下来,老罗靠直播带货赚钱还的债务,也就几千万。

但老罗《真还传》的励志人设就此立住了,在各种相关回应中,他也始终不忘带上宣传信息,为自己的直播间引流。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这个精彩的《真还传》故事为老罗吸引了新的受众,尤其是女性观众比例大幅提升。

最早调皮电商看老罗直播间的数据,超过90%的观众是男性。恰巧昨天“交个朋友”发布2020带货成绩单,显示目前罗永浩直播间的用户以90后为主,占到61.9%;更有购买力的女性用户比例快速提升到31.38%。

 

图片截自《交个朋友2020带货成绩单》

原本一切都在朝理想的方向发展。

没想到尚纬股份不讲武德,放出收购星空野望的消息后,股价连续三天一字涨停,最后居然来个白嫖,终止收购。

不知是巧合还是连锁反应,就在尚纬股份宣布终止收购后几天,据企查查消息,罗永浩再次上了执行名单,被限制高消费。这成为罗永浩最近的第二条新闻。

 

按理说,大家明知道罗永浩的六亿欠款尚未还清,被追债被执行,乃至被“限高令”都是意料之中的事,其实不算什么新闻。

另外“限高令”和“列入失信人名单”(即俗称的老赖)还是有显著差别的。老赖是有钱故意不还(包括隐匿转移资产),限高令是还款态度诚恳,但确实没有资产可执行了。

加上从法律上说,债务主体都是公司法人,罗永浩作为高管(以及曾经的法人代表)只是关联对象,承担的是有限责任。

所以严格来说,欠债6亿的并不是老罗本人,而是锤子科技。老罗作为创始人,愿意扛下这个责任,为了还债,哪怕婚丧嫁娶主持都肯做,还是挺让人感动的。

 

但是,你发现这条新闻背后的奇怪之处了吗?

有讨债经历的人都知道,欠债的是大爷。除了亲人,最不希望欠债人出事的人,就是债主。

因为欠债人一旦跳楼、跑路,债主的钱就彻底打水漂了。老罗兢兢业业打工还债的形象,甚至能感动不相关的你我,难道他的债主反而要从中作梗,给他套上限高令,让他不能坐飞机,直接影响直播带货,这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为了搞清楚原因,我们到企查查上找到了具体的执行案件,发现是天津某电子公司与锤子的买卖合同纠纷案,执行标的为15901127元。

相关限高令9月就发布了,但当时只关联了北京锤子数码科技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温洪喜。罗永浩是最近才被追加上去的。

 

温洪喜这个人说起来更是个迷。

2018年罗永浩陆续卸任锤子科技相关公司的法人代表,由温洪喜接盘。相关债务的第一关联人随即从罗永浩变成了温洪喜。

罗永浩在《一个“老赖”CEO的自白》里也提到了这件事,他解释是为了还债工作所必须的继续经营需要(比如不能坐飞机和高铁会严重影响商务工作效率),不是为了赖掉公司债务。

企查查信息显示,目前温洪喜身背41条限高令,关联风险达到575条,堪称最强背锅侠。

 

但是温洪喜是谁?居然从没有人见过,也不知此人身在何处。

唯一能找到的蛛丝马迹是,多家媒体曾在报道中提到,2016年5月11日,罗永浩曾在微博发布一条“寻找老罗英语培训同事温洪喜”的消息(目前该微博已被删除)。但此温洪喜是否是目前锤子科技多家公司的法人代表温洪喜,无法确认。

但这依然没有解决我们的疑问,为什么作为债主,这家天津公司要为勤恳还债的罗永浩套上限高令?

我们翻了一下,在同一个债务人,北京锤子数码科技有限公司的名下,正在执行中的案件有3件,该天津公司是其中之一,也是金额最大的一家。但是该公司名下还有终本案件29件。就是说还有29个债主,因为实在讨不回钱,放弃了追偿,其中不乏几千万的大金额。

而且他们无一例外,都没拿到一分钱的还款。

 

天津公司唯一的特别之处是,相比其他债主,他们的欠债时间最长,讨债动作最积极。早在2018年12月,锤子刚出现问题时,他们就在积极申请财产保全,两年间审理程序总数达到8次。直到最近,不知道出于什么考虑,他们终于为老罗套上了限高令。

也许,天津公司是受到了上一个为老罗戴上限高令的债主的启发。

2019年9月,江苏某电子公司在追讨370万货款时,为罗永浩戴上限高令。据人民法院报官微确认,该案在执行过程中达成执行和解,370万标的已于今年6月全部履行完毕。可见,对债主来说,为老罗戴上限高令才切实推动了还钱的进度。

 

看到这你一定会感慨,还是江苏公司讨债实力max。但是人家的经验和智慧是哪里来的呢?

在查找江苏公司与锤子的诉讼经过时,我们意外发现,原来它也曾是乐视的债主!而且欠款金额高达6295万元,最后也是一分没要到,无奈被终结。从规模看,江苏公司也就是家小微企业,刚被乐视坑了这么一大票,又遇到了锤子,你说命苦不苦?还好锤子的370万最后总算是要回来了。

 

想想老罗说脱口秀时一直拿贾跃亭当梗,作为旁观者,我们也曾经觉得能做老罗的债主相比之下已经是幸福的了。

没想到,也许根本不存在贾跃亭的债主和老罗的债主之分,无数上游中小工厂,一直是各路浮华泡沫沉默的买单者。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