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黄峥的拼多多,社区团购能干过阿里吗?

8人浏览 / 0人评论

上周拼多多发布2020年财报,同时黄峥宣布卸任董事长,此事引发了拼多多股价连续两天的大跌。3月19日我在视频号做了一场主题为《社区团购和后黄峥时代的拼多多未来》的直播,邀请了两位嘉宾连麦。此前,我们在《离开黄铮,拼多多何去何从?》中也进行了深度解析。

一位是拼多多亿级卖家易联电商创始人胡涛,他旗下的喔小宝连续三年在拼多多生鲜蛋类销量排第一,去年8月作为第一批供货商跟着多多买菜在全国开疆拓土,对拼多多有贴身的观察和认知。

另一位是电商行业知名分析师、海豚社创始人李成东,他曾在腾讯电商、京东工作,现在还担任每日优鲜等电商独角兽的顾问,对整个电商市场有宏观的把握。

我们主要讨论了以下几个问题:

多多买菜的模式、打法、优势以及目前的竞争格局,面对美团这样的对手,拼多多能赢吗?

拼多多用户规模达到7.88亿,超过了阿里巴巴,这是否意味着黄峥到了可以离开拼多多的时候?

拼多多有没有护城河?它会步阿里巴巴的后尘吗?

2021年中国电商业还有哪些变数?

以下是经梳理的直播内容,全文约9500字 ,需要 12分钟。

 

易联电商创始人胡涛

卢爱芳:去年8月拼多多开始做多多买菜,你就开始跟他们合作。对于拼多多和美团这几个巨头做社区团购,业界还是争议挺大的,能不能从你的亲身经历来聊聊对这块业务的看法?

胡涛:易联电商的核心产品是海鸭蛋,在拼多多主站上连续三年是这个类目的全网销量第一,我们有很好的供应链,沟通成本也比较低,所以受多多买菜邀请供货。

多多买菜第一站是南昌。8 月 6 号进南昌的时候, 8 月 7 号就联系我们,让我们过去。说实话,那时候我没看明白,就没过去。到第二站武汉的时候,我才看懂。多多买菜的速度非常快,每到一个地方,3天建仓,一周就上线。武汉多多买菜上线才几天日订单量就突破 20 万,我们同行的一个头部商家在其中占了接近50%,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很大的事件,我才明白这个市场不可估量,赶紧跟进去。

卢爱芳:多多买菜凭什么这么快?

胡涛:拼多多的战斗力,我跟大家分享一下。因为武汉已经开仓,我是到第三站西安才开始合作的,大家一起布局,几乎是同步的。以前我觉得我们电商人是很拼的,但看到拼多多的工作人员之后,我只能用一个词“疯狂”来形容。

拼多多召集我们这些拼多多店铺头部供货商一起开了一个类似招商会的小范围探讨会,提出三天之内必须确定仓库,一个星期之后上线。当时我就觉得这事太不可思议了,你现在连仓的位置都没找到。第二天我就明白了,这事很正常。

拼多多从总部来了几路人马,招商的、做仓储的,地推的,到了西安之后基本上两天之内就是一两个小时的打盹。还有一点是它为什么能在三天之内对接到仓储,因为前期做了大量的功课,拼多多算也是一个万亿级的平台,拥有巨大的商家资源,他们提前做好了部署,三天找到仓库,七天上线,在做足了功课的情况下是可以完成的。

卢爱芳:从商家的角度来说,做多多买菜,跟主站相比,究竟有哪些好处,比如特殊的扶持政策?

胡涛:现在你只要打开拼多多,在正中间位置就是多多买菜,这就是流量,同行做了你不可能不做。

在去年人民日报发文批评巨头做社区团购之前,拼多多对多多买菜的扶持可以说是无底线、无节操。当时供货价 1 块钱的产品,它可以免费送。一般来讲,我们商家的利润大概控制在 5% -10% ,他们拿到之后 0 元免费送。

初期几个大平台真的是直接拼刺刀,拼得最厉害的几个核心地方,每个平台都有一个核心的根据地,多多买菜在南昌,兴盛优选在湖南,橙心是成都,你补一元,我补两元,你补两元,我补三元,你补贴一个亿,我就补贴两个亿,都是先抢占客户。

平台的态度已经给我们了,我们平台亏钱,不能说你们商家还赚钱吧。那对我们来说,你平台愿意赔钱,我商家就愿意和你平台一起,先把市场做大,再来赚钱,我们大家是一致的。

低客单的就免费送,高客单的就补贴,有时候最高可以补贴到 20% -30%,一个 30 块钱的产品,平台可以补贴五块到十块,真的很恐怖。

卢爱芳:你们的增长速度怎么样?

胡涛:8月份底开始做,9 月份大概做了三四百万销售额,十月份就做到了六七百万,每天都在增长。不好的一面是,商家在有些城市启动的时候,前期一直亏钱,因为在体量小的时候,每天要及时地履约。

社区团购的模式是每天晚上十一点上线,第二天十一点下线。十一点下线之前,我们必须把当天 24 小时销售的订单,按时按量地送达它的中心仓,他们再分发到每一个社区,第二天下午四点必须要到达消费者,对我们商家的配送是一个极大的挑战。

我们的操作模式是在每一个城市中心仓的附近,找一个第三方的合作仓即云仓,来帮我们做履约。如果一个产品的销量足够,是能够分摊配送费的,但有些市场刚刚起步,前期和竞争对手死扛的时候,体量还没起来,配送费、搬运费一样要花,亏钱就亏在这里。

我对拼多多是很看好的,前期打市场的时候,这叫战略性的亏损,我们在每一个城市开城的前几档活动,基本上都在亏,但后来平台给我们的体量,基本上能做到盈亏平衡。

截止今天,我统计了一下,整个多多买菜在全国开了81个仓,我跟着做了50个仓的时候就停了。

卢爱芳:势头这么好,为什么停?

胡涛:在去年十二月份的时候,我们暂停了,当时有几个因素:第一,我们当时整个公司的团队,对接五十几个仓,为了保证每一个仓的盈利,你如果是一个单品,算上配送、仓储费,还有仓库的送仓费,单个产品是背不住的,必须要扩品。

第二,当时团队对接50多个仓,还要对接供应商、云仓,还有这么多的平台采销小二,团队几乎是满负荷,有点扛不住。所以在九月十月份的时候,我招聘了系统开发人员,急迫地要解决信息化和数字化的问题,在11月启动了专门针对多多买菜的系统开发,从运营端到采购端,到仓储端,云仓,再到我们整个财务和车辆管理,都想用系统管理起来。

还有一点,我们当时在每个省的主仓已经都建立起来了,第51个仓是新疆乌鲁木齐,接下来的52、53直到今天的81,都是每个省的二仓、三仓,这什么意思?比如说,武汉是整个湖北的主仓,下面还有襄阳仓等,每个省有一个中心仓,我只要把这个位置保住,后续的第二、第三仓,衔接起来就很容易了,不必要那么赶。

所以我暂停开仓,停下来优化我们的供应链、系统还有团队和组织架构,优化好后再扩。从十二月份到今年的三月份,我们都在优化。比如,我们是把货供到平台中心仓附近的第三方云仓,有些云仓的履约服务是不行的,在服务理念上跟我们不同频,不能完成平台的送货要求和时限,这种必须要换掉,不然会影响我们跟平台的供应关系。

卢爱芳:刚刚讲到你们的供货体系,多多买菜或者说社区团购,从商家的角度来说,它跟传统的电商模式究竟有什么区别?

胡涛:对于我们商家来讲,在拼多多主站上,我们是一种 to c 的模式,我们开店,客户买东西,我们直接通过快递寄给客户。

而在多多买菜上则是 to b 的,今天晚上11点上线的产品,明天晚上11点下线时从后台看到你的销量,根据这个销量,在11点到1点之间,按时按量送达它的中心仓,末端的送到客户的环节我们不用管了。

作为商家来说,我们是多了一个赛道。如果你是做生鲜的,在拼多多主站上做得很好,但别人在多多买菜上卖,用户一打开 APP 就能看到多多买菜,价格比你更低,而且在你的店里要两天到达,在多多买菜下单第二天下午就能到,这一定会侵蚀我们原有店铺的订单。我们做多多买菜是扩展,不做,后面市场一定会被侵蚀,我们是有危机感的。

另外,我们之前跟客户履约,现在跟平台履约,一个城市,我们只需要向平台的中心仓供货,商家不用包装,不要快递,这效率一定是更高的。

卢爱芳:但对拼多多来说,它就变重了,黄峥在辞职信中也提到,拼多多过去是纯轻资产打法,现在变重了。

胡涛:我个人认为,拼多多还是轻资产的打法。京东是自建仓储,像在武汉建了亚洲一号,整个京东物流的体系花了巨大的资金,并且花了十年时间,真正地实现了,也成了它的核心竞争力。

但拼多多的每一个仓都是租赁。去年它只用了两三个月时间,就在全国布局了 50 多个仓,而兴盛优选布局了五年,才做了十来个仓。这种时效、这种快速地全国开疆拓土的要求,它也不可能重资产。它每到一个地方都采取租赁,仓储租赁,设备也租赁,小部分自己买,包括办公场所,我分享一下我的体会。

做电商这么多年,阿里的西溪园区,京东的总部和华中总部都经常去,经常参加他们的会议。但在拼多多,颠覆了我的很多认知。

2018年我们到拼多多总部开会的时候,我是第一次坐在地上开会。当时在拼多多总部的负一楼,他们租的一栋楼,有一些台阶,我们商家把随身带的报纸在地上一铺,开会的人随身带一个投影,接个插线板就开始投,音箱用的就是广场舞大妈用的便携式音箱,参会的都是几百人的商家,当时就颠覆了我对开会的认知。

但是多多买菜开会的方式,再次颠覆我的认知。去年参加拼多多南京的一个招商会,当时我们约了上午九点在一个仓库,可能小二特别忙,每个采销人员都是高节奏的战斗,还晚了几分钟到。他提了一个手提袋,拿了一个投影机,在仓库随便找一面白一点点的墙,拉一个工作台把东西投上去。然后说:开会了,大家围着。接近一百人,在仓库的角落围成一个圈。只有一两个人在仓库里找到一两个凳子,整个会开了一两个小时,有的人站不住了就蹲着。

拼多多的战斗力就是这么疯狂,虽然它已经是中国互联网电商的头部公司了,但做事就是这样子,不讲究什么排场,关键把事情做好,把需要传递的传递给商家,然后快捷高效地打。

卢爱芳:除了战斗力,跟美团、京东、橙心、兴盛优选等相比,拼多多在社区团购上还有什么优势?

胡涛:一是流量优势,这个大家都能理解。二是供应链的优势。社区团购卖的是跟大家菜篮子相关的产品,拼多多在农产品方面已经建立了强大的供应链体系。另外拼多多在日用品方面,也绝对是老大。第三是资本的优势。第四就是团队战斗力执行力的优势。

未来社区团购的第一,我个人觉得会在多多买菜和美团之间诞生。在流量和资本方面,两家不相上下。美团一直在布局电商供应链,比如它一直在做团好货,用时间的拉长来补供应链的短板。美团还有强大的地推优势。

第三可能是兴盛优选或者阿里背后的十荟团。橙心我不看好,它跨界跨得太猛了,要流量没流量,要供应链没供应链,它的司机资源跟社区团购也没什么关系,据我所知,最近橙心在部分城市放慢脚步了。

而兴盛去年一直是老大,再往后只能第三第四的位置。因为它是从一个很传统的私企转型过来的,依托芙蓉兴盛便利店发展起来,前期在履约上比较强,可以快速占领市场,但它缺少流量、资本,而且因为它私企的背景,在一些区域的团队有比较浓的家族色彩,在战斗力上跟美团和拼多多差得不是一点点的问题。

为什么我看好阿里背后的十荟团,因为现在淘宝买菜是十荟团在履约,它收购十荟团之后就交给十荟团。淘宝这一波为什么动作慢,因为它的想法太多,体制太笨重,不灵活,它在社区团购上布局其实很深,投了兴盛优选,也投了十荟团、大润发,盒马也在做,但他们还是投资的心态,同时投四五家,你们去赛跑。而拼多多自己做,全力以赴。一个是尝试的心态,一个是全力以赴,结果是完全不同的。

阿里为什么会这么做,因为如果它从淘宝 APP 上分流,这就会触动它原有属于自己的蛋糕。而拼多多不一样,本身就要做增量。

 

海豚社创始人李成东

卢爱芳:但离开黄峥后,拼多多的未来会怎么样。我们请电商行业的著名分析师、海豚社创始人李成东,来谈谈黄峥离任对拼多多会产生什么影响?

李成东:首先,不管是中国公司是美国公司,不管是互联网公司还是传统企业,我们都认为 CEO 其实是一家公司的灵魂。黄峥本人还是拼多多最大的股东,现在 CEO 离开了,你能说对整个拼多多没有影响,那是不可能的。所以股价马上就有了反应,这两天连续大跌,资本市场肯定觉得这不是个利好。

黄峥离开了,而且直接放弃了控制权。马云离开也没有放弃对阿里的控制,所以大家觉得马云其实并没有离开阿里。而且马云的退出是一个很长周期的安排,前前后后三四年,每年可能都有一点点变化。相反,黄峥的变化就来得太快,太急了,在一个上升期的时候,你突然放弃,大家觉得很奇怪,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你黄峥要在这个时候选择离开,在完全没有必要的时候。

卢爱芳:拼多多的年度用户已经达到7.88亿,超过了阿里,是不是黄峥认为拼多多已经进入一个比较平稳的状态,可以放心离开了?

李成东:用户只是其中一个指标。从收入来讲,拼多多大概五六百亿收入,阿里大概 7000 亿,还差 15 倍,差距还是非常大的;阿里一年有一两千亿的净利,拼多多还是亏的,去年三个季度亏了大概 70 多个亿;从订单量来看,拼多多也还没超过淘宝;从GMV来看更没有,阿里大概七万多亿的交易额,拼多多现在是1.6万亿,差距还是非常大。

跟淘宝一直还在打,昨天还有新闻说淘宝要进微信生态。除了淘宝之外,还有抖音快手在做拼多多类似的业务。社区团购也刚刚开打,拼多多做了半年多时间,也没有说稳定下来。

对拼多多来讲,要做的事情还非常多,在这个时候,黄峥突然选择退位,要去做研究,对投资人来说会觉得很奇怪。

卢爱芳:你觉得黄峥离开对拼多多未来的发展会构成很不利的影响吗?

李成东:当然会有。大家在看拼多多的时候,会看黄峥身上的光环,他很早跟段水平一起学习,跟巴菲特见面,朋友圈很牛逼,成长经历很牛逼,但大家对陈磊不了解,就知道他是黄峥的校友,一起创业。但现在你黄峥不掌管整个公司了,我觉得资本市场卖掉拼多多股票也是正常。

卢爱芳:当然高管团队是投资人考量一个公司很重要的指标,拼多多目前的状态是否已经形成了很稳定的战略打法,陈磊只要去执行,还是仍然面临着各种战略的抉择?

李成东:它的战略还是很清晰的,比如说做下沉市场,它的策略还是很坚定的。在业务指标上,比如用户规模超过阿里,接下来目标是订单量超过阿里,可能再接下来是交易额超过阿里,这些策略都是很清晰的,可能黄峥走了也不会受影响。

但也没有说只需要做执行,比如说社区团购,其实是去年新增的业务,因为如果你不做,可能被兴盛优选抄了老底了。比如说自营,之前拼多多不太碰自营,但现在也在做。

这个行业还是存在很多变数。

卢爱芳:今年电商行业有哪些变数?

李成东:现在电商行业高手如云,美团进场了,字节跳动发力电商,还有快手,整个格局变得更加不稳定了。

2020 年电商行业肯定是有一些变化,抖音、美团都进去了,但其实它们也是刚刚入场,还没有到发力阶段,今年才刚刚开打。以前都是一些独角兽,但不经打,一下就被打死了,因为你大概只能融几个亿美金,十几亿美金,但现在这些巨头公司兜里都有上千亿的资金,没有人愿意认输,今年肯定会打得更激烈。这个时候创始人离开公司了,肯定不是一个好消息。

卢爱芳:今年电商领域的确多了很多强敌,抖音、快手,甚至还有视频号。前面老胡认为,在社区团购上面,拼多多和美团是站稳了第一阵营,你认为呢?

李成东:也没有吧,的确拼多多升得很快,美团更强一点。从日订单量来讲,千万级应该有四家,拼多多、美团,兴盛优选和橙心,当然从后劲来讲,可能拼多多、美团的实力会强一点点。

京东起来得也很快,阿里也在发力,还是有变化,没有人会愿意放弃这个市场,兴盛优选听说也在融资,要融十几亿美金。

至少完全没有到黄峥说我可以休息下来,根本没有到这个阶段,还在打。

卢爱芳:过去几年,我只要打开一些长尾的APP,比如墨迹天气、下厨房,基本都是拼多多的广告。拼多多的用户数量已经超过了阿里,接下来的战略重点会不会转移?比如从用户增长转移到营收增长?

李成东:这是一个误解。阿里早就有7亿多的用户,但每年还是拿几百亿出来投广告。这里面有一个问题,就是用户停留时长,你不做广告,用户就跑到其它平台去了。比如双11、618之后还是要做大量站外的广告投放,做一些用户拉回的动作。用户抢夺一直在,因为中国用户对电商平台没有很强的忠诚度。

原来有一种说法就是,阿里是流量黑洞,用户来了就成了阿里的用户,大家都是给阿里去教育市场的。但现在阿里发现,用户也不一定就在淘宝、天猫买东西,没有一点电商基础的抖音、快手一下子也能一年做几千亿规模。当年百度腾讯做电商做了这么多年,怎么也做不起来,居然抖音快手这么快就做起来了,大量用户其实是没有忠诚度的。

所以对于拼多多来讲,用户的战争一直在打,7.88亿,九个亿也好,就是个数字,用户不是你的用户,今天在你这里买,过两天就不在你这里买了,你的数字可能往下掉。

卢爱芳:如果说用户没有忠诚度,那对于电商来说,今年竞争的核心是什么?对于拼多多来说,经过这么多年发展,在哪些方面形成了自己的护河城?

李成东:没有。拼多多本身是用户端创新比较强,用户增长比较快。然后是获客成本比较低,通过拼团裂变的创新模式发展起来,比别的平台流量成本会低一点,所以大量淘系商家跑到拼多多来交易,但用户是没有忠诚度的。

我现在看大部分平台都大同小异,反倒是大家不看好的京东可能有些护城河,因为京东的物流和供应链,用户体验层面会好很多,它自己做采销,对于一些中产人群,会主动选择在京东购买。

而拼多多的百亿补贴其实影响不大。百亿补贴的交易规模也就只有几百亿,补贴苹果手机等并没有动摇京东的地位,因为还有大量的用户愿意选择京东这种可确定的服务。相反,做平台模式的其实每家都差不多。

卢爱芳:你这么看好京东,但是京东给人的想象空间是最小的。

李成东:没有说看好京东,大家都很难。京东花了一两千亿资金,其实只是保住了一部分业务不太容易被抖音快手的直播模式快速侵蚀。

我要强调一点,连阿里这种公司都没有护城河。当年我们说,阿里的护城河特别高,它有菜鸟物流体系、千人千面的算法能力特别强、有云计算、有阿里生态、跟商家关系特别强。每个人都会罗列出一大堆的东西,说阿里的护城河特别高,但现在发现它没有护城河,一下子被打垮掉了,我们认为很高的阿里都没有护城河,那你想想拼多多有很强的护城河吗?连京东自己也不敢说自己有特别高的护城河。

卢爱芳:如此看来,拼多多的对手已经不是阿里了,而是抖音快手,可以这样理解吗?

李成东:对,还有社区团购。为什么要做社区团购,不就是因为兴盛优选要抄它的老底吗?卖生鲜农产品的,履约成本很高,比如九块九包邮的水果,履约费用要 6 块钱,配送费和包装费是最贵的,但如果社区团购,履约成本大概是一块钱。相对于互联网模式来讲,社区团购的效率会更高一些。对于拼多多来说,它也必须要做一些变革。

卢爱芳:老胡,刚才成东认为拼多多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强,也没有形成什么护城河。那在社区团购这条赛道,拼多多有护城河吗?

胡涛:我个人觉得不能说拼多多在社区团购上有护城河,但是结合它原本的平台店铺,再加上社区团购,它是综合线上线下 to c to b ,这样整体的抱团才有护城河。就像京东,如果只是一个单纯的平台,没有布局深耕十年的京东物流,它现在也很被动。

卢爱芳:对于拼多多来说,你们觉得它未来的增长点是什么?如果没有多多买菜,拼多多应该可以开始做盈利了吧。

李成东:电商的增长就两个逻辑,一是扩用户,但用户增长基本到头了,中国14亿人,顶多到10亿吧,再往上报,大家也不信了。第二就是靠扩品类,原来卖20块的产品,现在卖200块的产品,这方面空间可能会多一点点。拼多多现在用户的年消费额是2000 块钱,京东大概是 4000 块,阿里会高一些,大概接近 9 千多。

你要扩品,要吸引更多的品牌过来,卖汽车卖房子,原来阿里做的事情又再做一遍。但同时它还面临一个问题,要保住它的基础。阿里为什么难,因为淘宝被你挖了墙角,现在拼多多也不想步淘宝的后尘。

现在没有谁说很稳靠,自己一定会赢,大家都很焦虑。

胡涛:拼多多往后面再提升,扩品类是必然的,因为现在拼多多的主战场在生鲜、食品、农产品和日用百货,未来肯定向京东的电器、阿里的服装、包括书籍、大健康的药品领域深耕。因为它不可能永远做一个 3 块 5 块 9 块包邮的产品,扩充品类,消费升级是必然的。

卢爱芳:但是这种扩品类会有空间吗?其实业界一直有一个争议就是,拼多多是做下沉市场的,如果要做五环内的用户,有机会吗?

胡涛:百亿补贴,还有去年的特斯拉等等,拼多多就是想改变用户对拼多多只卖便宜东西的认知。除了营销事件,拼多多也在招商更多品牌,改变很难,确实是一个漫长的路。今天拼多多走的路,其实就是2003年到2008年淘宝走的路。但它有作业可抄,我觉得这个改变并不难,但是需要花一点时间来改变大家的认知。

李成东:我觉得实际效果一般,更多是公关层面。我自己也用拼多多,买什么水蕨菜山蕨菜竹笋,我从淘宝转战拼多多了。而且我也买 iphone ,我们公司年终抽奖买了好多台,拼多多的补贴力度太大了,一台补贴 500 到 800 块,平均补贴力度达到了 10% 了。而且它的 PR 层面做得很高,我理解为它应该完全抢了京东的市场份额,但它的补贴都达到这个程度了,仍然没有撼动京东在3C领域的江湖地位,这意味什么?

其实说白了,用户不买账!只有类似我们这种很精明的人,对电商很了解的人,知道拼多多的确是在傻亏,而且知道它卖的是真货,但更多用户是不买的,或者说看一下你有没有补贴,没有就去京东了。

拼多多为什么开始做自营,因为它发现,我贴这么多钱没有建立起用户对我的认知,没有留存下来。

除了品牌,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你卖家电,你怎么个送法,根本送不了。阿里为什么在3C上打不过京东,它还投了日日顺跟一堆物流公司,但还是不行,物流是一整套的东西,投入量非常大,其实营销端补贴相对是比较容易的。

胡涛:我2003年开始做淘宝,做天猫、做京东,所有的平台,我觉得未来的电商应该是两头化,高端的产品上京东,生活居家买菜上拼多多,阿里以后就是依托它的金融和物流、大数据,更偏向服务型公司。

李成东:这是一个去垄断的过程。过去五年,2015 年到 2021 年,阿里在电商的市场份额从80%去年掉到60%,今年会有可能低于 50% 。这五年来阿里的交易额在上涨,但份额在下降,接下来交易额也可能下降。

有人说阿里云计算很强,但那是基于它的电商基础,亚马逊云很牛,也是因为它的电商越做越强。阿里为什么要打拼多多,因为淘宝基础没有了。

我觉得阿里可能这几年还是要挣扎的,争夺电商老大的地位,所以现在不能轻易下结论,毕竟阿里每年7000 亿的营收规模。

 

平台之间都是一个博弈关系,PK的是流量规模、人才组织、技术能力、生态能力。打仗还需要钱,拼多多一年收入才几百亿,你有多少钱PK?阿里也不会束手就范。

我们也不要太夸大抖音快手的能力,他们做服装、食品,但为什么不做家电?因为直播更多是冲动消费型的,可能100 块钱左右的商品可能比较适合,超过 100 块钱、三五百块以上的东西,基本上决策周期都会超过一周。

为什么京东比较稳,因为 3 C数码家电就不太适合做直播。

胡涛:我觉得拼多多还有一个优势就是,它一直站在用户利益的角度。

李成东:的确阿里巴巴是 CFO 掌管公司,逍遥子是财务背景的,重视营收持续增长。正是因为他狠抓收入,把流量商业化了,商家根本没法活了,所以才脱离淘宝去了拼多多,谁愿意做多平台,不累吗?因为淘宝流量贵了,没钱赚了。

拼多多一定是以用户为中心吗?从目前的算法规则和流量来讲,肯定是的,包括对商家的要求、百亿补贴,从商家的直接感受来说,是以用户为中心。连用户都吸引不了,其它就更瞎扯了,对吧。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我要做规模,现在少赚一点。

但说实话,拼多多已经是上市公司了,不可能一直这样。我估计你作为商家,广告投放也越来越多了,肯定不可能全是免费流量,你肯定有 KPI,要做直播,有销量的要求,你要有资源位,有活动,对不对?包括你讲的百亿补贴,全是拼多多自己掏的腰包吗?不是呀,它要求商家补贴,只是商家补贴了,会给到一些额外的资源而已。

其实说白了,大家都还在打,你作为后来者可以讲什么以用户为中心,但迟早有一天会变的。十年前阿里也说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什么用户第一、商家第二、员工第三、股东第四,目前来看,都是以股东为第一。

作为商家,我觉得趁平台有红利多赚点钱是对的,但也不要太幻想各个平台有多么的友好,没有的,抖音快手也都是一样的。我觉得商业骨子里都是一样的,尤其大到市值上几千亿美金,由不得你决定了,资本决定市场。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