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商人生》21、万事不只开头难,纵然努力也枉然。

19人浏览 / 0人评论

看下面这个对话就会知道杨丹妮(微信名叫无敌妮)做事是个什么情况了。

 

鉴于这种情况之下,青春和定诚觉得,必须要服务商板块的业务独立出来,财务单独来做,不要夹在他们夫妻之间来做事情,不然什么事情都做不成。就这样(晓鹿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就诞生了,这家公司是来了义务之后,然后才注册,来办理的。从备案到营业执照下来,大概办了一个月左右。这家公司确切是8月8日正式营业,(晓鹿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法人是定诚老婆,股份是定诚和杨柳共同持有。而公司大小事情,从销售到承接运营,从售后到培训。都是由青春一力来做的,但是青春一丁点股份都没有,而且底薪每个月就7千,而且还没拿过七千,每个月都基本有忘记打卡的情况,全勤还要扣两百,从来没有任何加班费,而青春每天在公司工作常态就是996.有时候加班一忙完就到11点了。

不是因为青春傻,而是这些事情是一点点慢慢全部都变成青春一力来承担的。起初定诚在7月份的时候,还是每天在办理公司的一些事情,到了8月份的时候,定诚把杨柳这边的公司作为背书,联系到了东莞的郑总,然后跟郑总谈了合作,东莞郑总出场地定诚出技术,在当地开设一家代运营公司,就这样定诚成功在东莞那边开设了一家代运营公司,至于他为什么去东莞,无疑是因为杨柳和他老婆做事不靠谱,再加上杨柳啥事都不管,所以才导致定诚,跑到广州找另外的人合作开设了另外一家代运营公司。

这就直接导致了,义乌这边的公司,他基本不闻不问,只是偶尔联系上他之后,他就处理一下。不联系他,他就基本像不存在一样。但是这样就很恶心了,因为整个(义务夏商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就只有青春一个做代运营的老手,其它人员全部是义乌当地招的新手。所以定诚不在义乌之后,所有的事情就只能青春一个人来做,起初是所有的都要做,后来慢慢培训了一个月之后,承接运营这边能完全独立做了,但是运营是不愿意做售后的,所以整个公司的销售方面和售后方面都需要青春一个人独力承担。

更变态的是,招人的工资,基本都压到了极点。销售最高底薪3500,运营最高底薪5000,再加上公司基本没怎么装修,以及人员一直保持在10个左右(销售和运营还有一个美工),再加上800平方的办公场地,所以任何一个人一进来,就会感觉这家公司很凋零,很大的办公场地,人员很少,大多数工位都是空缺的。以及公司是没有客户资源来源的,所以几个月下来,销售都招不到。前面通过招运营学徒的方式,招到一些新手过来培训,培训了一个多月以后,基本没办法产出价值,因为公司的客户需要自己找,这种情况下,培训了一两个月的新手根本就没办法接业务。这就导致了这家公司虽说做了3-5个月,招到的新手也就30几个,而且留下来愿意做的,只有两三个。还是青春要亲自培训,接单也是青春亲自来谈才能达成合作。

这也就罢了,定诚2020年9月份做了另外一件恶心的事情,因为他再东莞公司跟东莞郑总合作的公司是不提供器材的,所以定诚从(义乌夏商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背着杨柳把电脑用物流寄了若干台到了东莞公司,具体几台,谁都不知道。人事帮定诚来做的。(起初青春以为电脑搬到东莞,是定诚和杨柳商量好的。但是后来才知道并没有)这就导致了杨柳警觉了,觉得定诚这肯定是在借鸡下蛋。然后杨柳在9月份就开始干涉公司的人员工资,以及公司支出和进账方面的把控。要求把事情不多的人员要裁掉。这个有个前提是,公司的能留下的人员都是青春花费了大量的精力从新手培养起来的。在9月份突然要裁掉。表面上看,好像公司是减少了成本,但是却浪费了大量青春前期的劳动成果。然后在公司出现了这种事情的前提下,晓鹿公司的对公支付宝账户下来了,平常所有的款都走的杨柳的(义乌夏商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而其中有一笔商家的合作款35000元打到了晓鹿的对公支付宝。因为这个账户是定诚来把控的,然后定诚收了这个款项之后,账单也不做,跟杨柳也不对账,这个钱就像打到他私人账户里面去了一样。而青春以为像这种对账的事情,他肯定要跟杨柳有个账单把对公的帐对清楚的。结果他没有。(这是后面青春才知道的)

而公司在官网的建设,和ui设计这一块,是招了一样一名人员的,java工程师一个月底薪是8000元,ui设计师一个月底薪是10000,网站一共做了三个月,一直不能上线,不能上线,公司就没办法投放广告,不能投放广告,公司就没有客户资源进来,每个月的客户都靠两三个销售人员,无限打陌生天猫店铺的电话来进行推销。接触过的人,应该知道这个有多难,而青春去催网站上线,不是公章下不来,就是公司手续没办好,不是手续没办好,就是域名注册不通过。然后就一直拖着。一直到10底,公司官方网站还不能上线。10月底青春就已经知道这个公司没希望了。要辞职,跟定诚沟通,定诚还忽悠青春说先把11月份做完,然后后面安排想跟青春一起进入今年武汉阿里巴巴基地去应聘,进阿里巴巴工作。青春一听这个事情,就知道定诚又在忽悠自己。青春心里没有怨恨,而是凄凉。为什么这些人到了这种地步了,还想着是怎么忽悠别人,怎么去让别人为自己创造利益?而不是想想当自己获取利益的时候,是否会伤害到无辜的人呢?

心灰意冷之下,青春去找杨柳辞职。因为前面碍于是定诚跟杨柳合作的,所以青春一直比较避嫌,跟杨柳接触比较少,微信加了几个月,微信都没聊几个字。因为毕竟是跟定诚一起出来的。所以青春一直觉得不管做事怎么样,首先做人得忠诚。但是就是这该死的忠诚,最后的结果却是青春做最累的活,拿最少的酬劳,挨最毒的算计。虽然青春觉得世界上肯定还是好人多,但是这种遇到坏人的情况,很难受。特别是这种吃暗亏的感受,都没地方说理去。甚至还有很多人会觉得青春就是个傻逼。会觉得你这种就是段位太低了,智商被别人治伤了。但是青春只想说一句,这个世界上如果有心算无心或者把精力用在怎么去算计别人身上的话,想办法去使坏。谁都不会比谁差多少。只是有些人有底线和原则,有些人没有底线和原则,区分只是在这里而已。吃一堑长一智,青春觉得自己来一趟义乌堑都吃饱了。

最后青春想说一句,世界上任何事情都不难,难的是人,特别是那些心有算计的人,青春想的成事,所以付出自己最大的信任,而定诚想的是成己,怎么让自己最大得利怎么来。所以才导致了这种情况。

万事不只开头难,最是人心乘破船。

下一章:恨极而过,似八两热血烧心。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