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商人生》20、前路迷惘,回头无生

13人浏览 / 0人评论

2020年6月8日青春受定诚所邀来到了由杨柳所出资的浙江义务端头(义务夏商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在去义务之前定诚明确表示青春来义务是要青春来负责整个公司的市场板块,青春也明确表示,如果定诚手上有客户资源,那么可以过去,如果没有那就算了。定诚也明确表示手上有上一家电商公司的客户资源,另外青春来到义务之后愿意跟青春利润五五分。基于这些条件,青春才答应来到义务一起创业。

去义务之前,青春和家人商量,想从武汉离开,去义务发展,并说明了,自己想出去拼一下。家人并不支持青春从武汉离开。并说明,如果青春今年还是收入一般,准备要青春改行,而且青春前几年也创业过,因此还借了些钱,近一两年,才刚把债务还完。另外因为家族里面亲戚有好多都是做生意的,而且都做得不错,而青春一直在电商行业发展,好几年下来,一直说在学习东西,但是本质上并没有赚到什么钱。所以本来家里人就一直想要青春换个行业,现在听到青春想要去外地发展,自然是反对的。但是青春义无反顾的还是决定去义务,并告知家里人,如果这次不成功,后面就听家里人安排。如此这般,才说服家里人,只身来到了义务。

来到了义务之后,已经是2020年6月11号左右了。去到杨柳所在的端头公司(义务夏商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就是一个民用住宅办公的小公司,公司坐落在宾王广场,旁边的一栋住宅,三室一厅的房屋立面,三个办公室,运营,美工、客服全在立面,也没有专门的装修,就简单的做了一些隔断,杨柳自己本人的办公室,也是脏乱差。第一眼对于这个环境,青春映像其实很不好,但是听定诚所说,老板是仙桃人,因为自己有口罩工厂,且家族里面一直是做口罩的,今年因为疫情所以赚了好几个亿。青春也就没在意那么多了,毕竟大叔底下好乘凉。原本准备是在原公司的对面再租一套民用房来做代运营服务业务,后来定诚否决,所以准备一起看一下在义务总部经济园的写字楼,经过三天左右的筛选,最后确定在义务总部经济园A8栋22楼来进行办公。起初杨柳带着我们说是准备买一层,说是已经看好了,需要1600多万,准备买一层来作为办公,后来因为对方突然涨价,所以没有买,现在选定的这个A8栋22楼是看了所有办公格局最宽敞的,所以直接租了半层。

杨柳告诉我们准备明年在对面买一层,所以今年这个公司,随便吧办公必须品买一下,装修就不搞了。这就导致这家公司,虽然面积看上去很大,但是装修,各个方面的设施都没有。青春则觉得初期创业来说,能省则省,是好事。就没有去争取什么,哪怕自己的独立办公室也没有争取。

这就导致了,等到公司正式运营开始接单做代运营之后,公司的门上还是上一家公司的logo(叫众志影业)。公司文化墙公司门口的logo墙都没有,每次外卖过来都找不到地方。公司除了办公桌椅电脑,唯一额外花钱的耗材,可能就是办公室墙面买的两个白板,培训讲课必须要用。其它耗材,则用的之前端头老公司的旧耗材,据他自己所讲,800平方的办公面积,一年租金是50万。先租了一个季度。

场地租好之后,青春就开始接业务了,第一个业务,是青春之前合作了好几年的客户,河北的一家卖纱网的。一个淘宝c店,月服务费为14000,商家专门从河北来到义务找青春,面谈的,商家也说好了,只要做得有效果还可以,就会补另外28000,后面一个季度一交。这个客户合作之后,青春就问定诚要客户资源,因为来义务之前定诚跟青春说他手上有客户资源。

定诚给了青春一个xlsx表格,里面都是一些商家的记录信息,有商家的店铺名称和商家相关的售后信息。青春看了之后就傻眼了,因为这个表格只是上一家公司的一些售后客户的资料记录,即没有商家联系方式,也没有商家详细信息,只是记录了,商家店铺名称和商家的一些退款信息和终止合作的信息,青春瞬间觉得自己可能被忽悠了,这种售后客户的信息,没有任何营销价值。因为已经是在代运营公司合作翻车了,而且没有任何联系方式。还是上一家公司的客户信息。青春当时就在想,自己要不要退出。因为这种情况下,作为一个销售来说,公司不能提供客户渠道来源。等同于耍流氓。除非公司能够提供独一无二的服务,或者国内独树一帜的背书。不然这种刚成立的公司平台,没有任何竞争能力。

但是青春回过头来看,跟家里人答应得那么决绝,自己回去的话,就是承认自己被耍了,又以失败而告终。能怎么办呢,只能硬着头皮做了。

青春找定诚再次公司是不是能跟自己签一个合同,哪怕一个书面协议,公司后面盈利的份额可以跟自己五五分。定诚说没问题,说是新注册公司公章还没有下来。等下来了,就跟青春签一个书面合同。青春想着,现在米已成炊了,自己的客户也在公司签了,只能想办法怎么把公司做起来了。

青春没有怨恨定诚骗自己,因为青春觉得,自己选的,再去计较是非,只是给自己和它人找不痛快而已。唯有做出一定成果了,才能去找杨柳谈条件。就这样这家公司就这样开始进入正常运行当中了。

这一章讲述了这家公司的开展。下一章:万事不止开头难,纵然努力也枉然。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