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商人生》19、得不到梦想永远在骚动

15人浏览 / 0人评论

2019年10月28日青春以运营身份应聘进了武汉一家数一数二的代运营电商公司,而且是这家公司的品牌承接部门,这家公司有400多人,整个一层都是这家公司承接部门,另外还有一层是这家公司的市场以及软件开发部门,应聘青春的是这家公司品牌部门的总监,总监名叫贤宁比青春稍长两岁,外形有些文质彬彬,带着眼镜,说话逻辑清晰,吐字轻快。面容也比较和善。面试时,总监跟青春聊了一些自己的工作经验,以及过往。另外还谈了一些对运营以及承接的见解。总监表现得很认可,觉得青春在沟通能力方面尤为出众,而且刚好青春对品牌资源和官方资源这块儿比较感兴趣,而这家公司刚好也有一些阿里官方合作的机会,经常还会以淘大讲师的身份受邀参加一些阿里线下的分享沙龙。青春对这块比较感兴趣,最后在这位总监的盛邀之下。应聘进了这家公司。

刚进这家公司一个月,青春成绩斐然,第一个月下来,为这个部门退款12万元,因为总监觉得青春的特长主要是在沟通方面,所以分给青春的店铺,要么是别人已经合作翻车的店铺,要么就是销售牛逼吹得太大,其它运营不接的店铺,还有一些牛皮糖店铺,(牛皮糖店铺就是公司觉得商家很坑,推广费不出,啥事不做,天天要效果,还天天盯着运营操作,任何一点不爽的地方,就找运营吵架。而商家又觉得代运营公司很坑,销售乱吹牛逼,合作了之后,发现并不是像销售承诺的那样,钱又交了,一下两下又要不回来,就把气撒到运营身上)

反正分给青春的店铺,基本都是些问题店铺,而青春觉得,商家的好坏主要还是要看代运营公司怎样去对待和引导。只要不忽悠,不欺瞒。能够一起齐心做事的商家,还是有办法能把店铺做好的。而大多数销售在跟商家初期谈合作的时候,如果不忽悠,不欺瞒,那么商家就签不进来。所以就导致了有一部分商家,前期多多少少会被销售伤害到。而这部分商家,如果在运营的过程中,能够自己想通,且遇到一个负责任的运营,一起想办法协作,去做店铺。还能有一定出路,一旦咽不下那口气,天天糟心,烦躁,没心情做事,或者承接的运营也不专心做店。那么商家基本十死无生。基于这些情况,青春去的第一个月,直接把品在市场上没有竞争力的,产品没有利润空间的。商家不愿意好好做店的,都退掉了。因此部门领导还跑来跟青春谈话,青春也跟部门领导说得很清楚,与其让这些店铺再继续做下去,浪费双方时间和精力,不如退掉之后,把更多的精力用在,有价值的店铺上面,好好做还能出一些价值,青春也表达了,如果自己来这家公司,只是为了让商家不退款,或者拖着商家不退款这点价值。青春觉得自己没必要待在这里,领导听没听进去,青春不知道,但是青春知道,领导肯定不爽。

第二个月,青春开始手上的一些店铺,商家被卖家售后搞得苦不堪言,因为是生鲜的,商品邮寄过去死掉之后,还要赔付,另外还有一些商家觉得个头太小等等。而且品也是主要走淘客,所以基本退款赔款,差评等等,每天都有。反而这个店铺直通车店铺其它操作,基本没有,没办法,青春只能想办法去帮商家做售后客服。每天处理这些暴走的买家。青春凭借自己好几年的电话销售经验,和沟通技巧,把各种难搞的买家都能搞定,商家因此,连直通车都不要青春弄了,天天就让青春处理售后,青春也觉得很申请,这个商家一个季度4-5万的运营费用,青春就天天帮它处理售后。虽说确实青春做的事情,让商家能得以解脱,不那么糟心,但是青春觉得这个4-5万运营费用确实收得有点愧疚。后面青春只能主动帮助商家做微信粉丝运营,就这样,这个店铺,让青春完美的承接下来了。

因为这个店铺的成功例子,让公司领导看到运营方式有另外的可能,然后就让青春写自己的沟通心得,做相关的沟通培训,去这家公司第三个月开始,青春就陷入加班的死循环,每天基本就没有低于9点下班过,早上是9点上班,晚上9点以后下班,周末休息一天,那时候青春还不太清楚什么是996,但对于青春来说,996这个东西,没什么太大的感觉。每天下班之后,就开始写培训稿子,这个培训稿子青春现在还存着,发布里面《新手必读宝典》有这个稿子的一些影子。大概用了半个月的时间把这个稿子写好了,写好之后,然后问领导什么时候做培训,领导说青春自己安排。然后可想而知,青春以为这个事情领导自己提出来的,应该比较重视,但是最后等青春废了莫大的精力做出来之后,才发现,那只是领导的一时兴起。青春只能用部门最近要赶阿里的星级服务商案例太忙的理由来说服自己。有点可笑。

做出来的东西领导没有当回事不说,还看到了青春愿意加班,然后把青春带入了加班的行列,每天帮其他写ppt的人,想文案,参考范例等等。基本每天都到11点以后才下班,然后第二天早上9点上班,坚持了一个星期,青春扛不住了,因为那些领导每天早上可以多睡一两个小时,上班迟到不迟到,无所谓。而青春每天固定7点多一点就要起来。实在是扛不住。后来就只能想办法偷着溜了。

期间领导还找青春谈了一次,要青春在20多天之内把钻展、超级推荐、直通车、以及数据银行。全部摸透,而且可以做出相关案例,如果青春达到条件,领导就让青春成为小组长。青春当时只觉得,这个领导怕是疯了。如果20多天啥事不做,天天专门只学习,还是能做到的,但是白天要运营店铺,晚上还要加班搞各种文案。我去做梦学习吗?青春当时直接无语了。

领导不谈话还好,谈话之后,青春觉得这个地方,饼子画得太假了,从那以后,清楚是能不加班,就不加班,能少干一些事,就少干一些事。

后面领导也知道青春不想往上爬了,也不能逼得太紧,就没有要求青春加班,但是接着,总监丢了两个钉子商家给青春

第一个钉子商家:

商家是一个卖辣椒酱的,自己是工厂,还是河北当地的一个小品牌。而且商家还是阿里小二对接过来代运营的,收费5万,做了6个月,商家亏了20万,期间一波淘客新疆包邮亏了15万,官方对接直播一场直播三万,卖了540元营业额,再加上期间直通车几万块钱。公司这边一直不咸不淡的运营,商家那边隔三差五就跟运营吵一次架。

起初这个商家丢给青春时,总监啥也没说,就是一个店铺让青春运营,青春也不知道是啥情况,就按照正常店铺直接接手之后,开始运营了。然后跟对方一个对接的运营,日常对接,随着运营了一个星期之后,青春就发现有点不对了,为什么商家很多时候对接得好好的,就不说话了,然后直接就不理了。然后第二个星期,总监就说,商家准备来一趟公司,然后商家就这样直接来公司了,当天来的时候,青春就感觉气氛有点不对,因为之前运营店铺的运营不愿意去见商家,然后青春陪着总监去见得商家,商家那边来了两个人,两个老板是合伙人,来了之后在办公室,商家把合作前后左右的情况,一五一十的如数家珍,然后跟公司这边对峙,青春这才知道这个客户,原来出了这么大的漏子。商家要求全额退款,不仅如此,还要求公司赔偿淘客的损失,期间运营和商家还吵起来了,一些推广的决定,运营说是商家答应了之后,运营才执行的,但是现在商家不认,期间两个人差点在办公室打起来。青春眼看两个人,可能要点着了。只能过去拦着商家,最后在公司领导的协调下,和相关过往记录的对峙下,服务了6个月,退回了一半款项给商家。

事后,领导还表扬青春,说青春为了同时,还去拦着商家,说青春这种价值观,值得赞扬。青春只觉得有点可笑,都30岁的人,被人当做小学生玩,但是既然是一份工作,那就做好工作就好了,其它的装傻就好了。

第二颗钉子:

商家是一家青海倒卖当地特产的商家,自己没有工厂,也没有团队,开网店只是兼职,本职是在当地一个政府官员手下的外编部门当差,具体是干嘛的青春不知道。反正就是正式工作一个月也就3-4千元,在当地有一定人脉,所以想靠在网上倒卖当地特产,然后做点生意。起初这个商家是杭州分部签约的,然后杭州分部服务了一个月之后,不但没有把客户服务好,还让客户录下了帮商家补单的录音,因为正式的阿里后台服务商是不可以帮商家做补单相关的业务的,一旦发现是会下架第三方服务商在阿里服务商平台的连接的,所以商家就拿这个录音威胁公司,免费服务。然后这个订单,从杭州分公司转到武汉总公司,然后从武汉公司的技术部门又转到了青春手上,跟上个单子一样,给青春的时候,只是告诉青春,这个商家闹过售后,其它一切没告诉给青春,然后青春就跟这个商家,服务了一个月,期间跟商家,上班聊,下班聊,还聊得很投缘,帮助商家各种搜集数据,选品,选款,各种行业比价,文案设计等等,搞得如火如荼。然后在第一个月过后,领导找到青春,然后跟青春说,这个客户的情况,然后让青春想办法让这个商家退掉服务费。青春直接傻眼。然后思考怎么去跟商家来解决这件事

因为跟商家接触了有一个多月时间,商家也从来没跟青春提起这件事,一直跟青春聊的就是怎么去做店铺。青春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先是跟商家交涉,公司这边想跟他处理一下之前的事情。然后约了一个时间。把上一个给他服务的运营叫着一起语音。

然后私下又跟商家说了,让商家先跟公司解约,然后私下,如果商家觉得青春可以,那私下可以来找青春合作,这样的话,免得中间夹个公司恩怨,店铺也做不好。

然后就开始交涉,期间交涉了三次,第一次是关于合作期间,商家主要有哪些损失,第二次商量赔款,然后跟公司申请款项,第三次确定赔款。当天从晚上8点一直交涉到11点40分,青春记得很清楚。然后商家在公司交服务费用18000,服务了三个月,然后退回给商家30000整。期间还是青春磨来磨去才愿意。青春当时也是开眼了,第一次遇到跟代运营合作还能这样讹钱。这个商家绝对是人才。

但是经过这两个商家之后,青春也是知道,自己在这个部门的作用,领导就是用来处理疑难杂症的。

这两个订单处理完了之后,领导也从来不找青春加班什么的,除非是哪个店铺沟通上面对接不协调,或者商家难沟通,然后需要青春去对接,平常青春手上随便运营一两个事情不多的店铺就没事了,每天过得很轻松。然后偶尔对接一下部门的淘客渠道,赚点外快,过得也还算是比较惬意。

然后就这样,一直到了疫情爆发,2019年过年,疫情期间就不说,那写下来估计能单独写一部小说,一直到2020年4月10号,,当时武汉人心惶惶,街上连店铺都基本没开门,吃饭都很不容易。就这种情况,大家也还是响应了公司的号召,从外地赶到武汉来上班,然后整个公司辞职了一半的人。就这样上班上到了五月份。

偶然一个中午,总监找到青春,问青春后面怎么打算,青春说,5月份过后,可能自己要跟朋友一起单干。总监说,自己可能要去外地创业,如果行的话,说不定可以一起。青春当时也没有想太多。觉得创业这种事,还是要找自己觉得更可靠的一起才行。如果不靠谱,再有能力的人一起做事,也做不好事。所以当时没觉得有什么。

到了2020年5月底,总监找到青春,并跟青春说了一起到浙江创业,他这边跟浙江这边一个很有实力的老板已经联系好了,准备先过去。看看情况怎么样,如果可以的话,希望青春也过去。因为总监挺认可青春的能力,觉得青春做市场肯定是没有问题的。

到了2020年6月初,总监在微信上面,发送了,他们在浙江杭州看的场地,并且录制视频给青春,说浙江这边,都准备好了,而且老板这边是做口罩的,今年赚了有好几个亿,目前想做电商俱乐部,所以出资让他来搭建团队,场地之类的,可以等青春过来了,一起选。

青春就问了总监一个问题,问他既然要弄公司,那么他手上是否有客户来源,或者说客户资源。因为这是作为市场的开拓的第一个核心条件。其它条件再好,这个条件不解决,等于白搭。总监告诉青春他手上有客户资源够青春公司前期消化。

虽然跟总监一起共事总共也才5个月,但是听了总监的那些话之后,青春到底还是心动了。于是在2020年6月8日,青春毅然辞职了武汉这边运营的工作,然后只身来到了义务。

下一章:《电商人生》20、前路迷惘、后路无生。

 

全部评论